电竞行业分羹热,“电竞之都”落谁家
来源: 2019/6/29 15:00:53 阅读:(230)

6月12日,上海市出台了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的20条意见,意见提出力争3至5年内,全面建成“全球电竞之都”,上海想要打造“电竞之都”的心思可谓相当强,其实,早在上海之前,也有过许多城市想要从电竞行业分得一杯羹,其中不乏三线城市甚至县域城市。

上海要打造国际电子竞技之都的心思,不可谓不强。6月12日,上海市出台了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的20条意见,意见提出力争3至5年内,全面建成“全球电竞之都”。

意见指出,上海将从九个方面促进电竞产业发展,包括提升电竞内容创作和科技研发能力,搭建电竞赛事体系,加强电竞媒体建设,优化电竞空间载体布局,做大做强电竞产业主体,构建电竞人才培养体系,优化电竞产业发展环境,强化综合保障支持以及加强组织领导及顶层设计。

 这九个方面几乎覆盖了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全部环节——电子竞技内容授权、赛事执行、内容制作与传播、赛事参与和政策监管。

其实最近几年以来,不光是上海在电子竞技上发力,包括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成都、杭州、重庆、苏州、西安等新一线城市,甚至银川等二三线城市,都正在或者曾经力促过电子竞技产业的发展。

三线城市的先行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WCA。2014年,中国数字游戏产业也在移动游戏的爆发下得到快速增长,中国端游电子竞技市场也达到了226.3亿,但当时的电子竞技头部第三方赛事WCG却因为失去了赞助商三星的支持,在2014年2月宣布暂时停办。当时,WCA以“继承WCG衣钵”的宣传态势出现在市场上,意欲填补电子竞技赛事的空白。

当时的宁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的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银川综合保税区刚在两年前得到国务院批准,正是招商引资、创新发展的好时机。其中的一个举措便是举办国际电子竞技赛事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这个比赛当时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一个游戏产业基础薄弱、未尝举办过大型电子竞技赛事的三线城市竟然要“取WCG而代之”,打造大型国际电子竞技赛事。然而,WCA在起初的确具有相当强的底气和势头。长达200多天的赛事流程;高达1亿的奖金池;面向包括欧美、日韩在内的国际队伍招募;《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DOTA2》《英雄联盟》《穿越火线》等传统电子竞技项目,甚至主办方还别出心裁的推出移动电竞项目《刀塔传奇》《英魂之刃》;职业赛、公开赛、高校赛、网吧赛及嘉年华等赛事体系一应俱全;宣传上邀请了柳岩、Angelababy、张雨绮作为赛事年度代言人,甚至宣传片还登录了央视黄金档。

然而,经历了2015年、2016年的风风火火后,WCA便销声匿迹了。原因众说纷纭,有电竞粉丝将其归结为赛事执行的不专业,也有人指出WCA电竞赛事的变现能力差。但总归WCA2017之后,这个曾经炒的沸沸扬扬的赛事沉寂了不少。

不过银川的“电竞梦”似乎启发了很多城市,浙江省义乌市便是其中之一。几乎是在银川举办WCA的同时,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浙江省体育局、中国体育报业总社主办的,义乌市人民政府、北京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义乌国际电子竞技大赛(IET)在2014年举行。不过,和银川市意图打造“电竞之都”的目标相比,义乌来的更简单实际,IET实际上是作为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的配套活动之一举办的,第一年的赛事项目也只有《魔兽争霸3》《FIFA online》《英雄联盟》三个项目,直到今年,这个比赛也只有《反恐精英VR》《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穿越火线》四个项目。(是的,是VR,其实更令人惊讶的是,去年的IET中还有《绝地求生:大逃杀》的项目)

其实WCA和IET已经体现了一些城市对电子竞技产业在自身发展中定位——能够带来旅游流量和城市品牌的活动经济,能够带动诸如游戏开发、游戏运营、动漫制作等相关产业,等等。其背后是国有资本的注入和政府部门的背书。

电竞小镇的潮起潮落

2014年到2016年这两年间,地方政府对电子竞技的探索和切入还主要以赛事活动为主,到了2017年形势则发生了更巨大的改变。

2017年前后,特色小镇的政策红利和东风从浙江吹到中央,随后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兴起。其中,电子竞技特色小镇颇受欢迎,包括重庆忠县、河南孟州、安徽芜湖、江苏太仓、杭州下城区、湖南宁乡等一批县市,高调宣布推出电竞小镇的开发计划。

2017年4月,忠县对外宣布将投资40亿到50亿元来规划建设电竞小镇,这相当于忠县当年GDP的五分之一,小镇最为瞩目的、投资14亿建设的三峡港湾电竞馆也在7个月内拔地而起。但紧随之后的问题是,小镇的交通不便,和赛事项目的缺乏一点一点让曾经振奋一时的忠县电竞小镇陷入困境。

江苏太仓相比之下可能更有优势一点,2016年太仓市政府决定未来5年内投资25亿元建设电竞小镇,这个小镇连接着上海和江苏,据数据显示,如今已有24家电竞企业和10余家电竞俱乐部、16家经纪公司、公会团体入驻,业务覆盖游戏节目录制、职业联赛运营与视频直播等领域,从业人员已达到3000多人,发展规模已是目前国内最为成熟的电竞小镇。

杭州下城区的电竞小镇起步相比晚了一些,2017年6月成立的杭州电竞数娱小镇在2018年11月才算正式开园。这个号称“全国规模最大的电子竞技生态园区”,建造投资约20亿元,据报道,该小镇成功引入了125家企业,在14个项目上总共投入超过154亿元人民币;相关部门计划在2022年完成至少90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引入万名以上电竞精英、至少10家电竞俱乐部,并举办千场余次电竞赛事。这里还将大力发展旅游业,打造成能接纳200万人次的3A级景区。

但电竞小镇一个无法避开的问题是,缺乏头部赛事——这在电竞产业以关注度和流量为核心的产业逻辑中几乎是致命的。电竞的收入主要包括电竞版权,包括电竞游戏版权、赛事转播授权等;电竞赛事,包括赛事赞助、广告收入;电竞教育,包括选手培训等。尤其是前两种,诸如英雄联盟S联赛、刀塔2TI联赛等缺乏头部赛事,便少了大量电竞受众的关注,赛事转播的收视率和现场门票销量不光影响了该项电竞赛事的收入,更决定了广告主和赞助商的品牌曝光和产品宣发,决定了这场赛事的商业价值和经济收入。

而且市场现状正在将电竞的头部资源进一步向一二线城市推动。2018年,英雄联盟LPL赛事体系和王者荣耀KPL赛事体系的“主客场制度”逐渐健全,各个知名战队纷纷在一二线城市确定自己的主场——重庆的snake、杭州的lgd、成都的omg、西安的we、北京的rng与jdg。

如果说中西部三线城市在举办电竞活动的缺陷是电竞产业基础的薄弱,那么电竞小镇在落成后,面对着巨大的投资成本和暂时商业价值实现的艰难,便是曾经想依托电竞发展地方经济的头号难题。

一线城市的野望

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需要游戏产业的基础,而目前游戏产业的发展更多的集中在所谓的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如果根据游戏上市企业的分布情况,广东(尤其是深圳)数量名列全国榜首,44家上市企业占全国上市企业总量的22.1%;其次是北京,39家,占比19.6%;再次方才是上海,21家,占比10.6%。如果考虑到非上市企业,浙江杭州、江苏南京和苏州、四川成都、重庆、天津等城市在最近十年里崛起迅速。

上海(尤其是灵石路)可以说是现在中国电竞产业的“宇宙中心”。超过四成的电竞赛事在沪举办,包括英雄联盟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DOTA2亚洲邀请赛等全球范围内的顶尖电竞赛事。国内知名度排名前20的电子竞技俱乐部中,超过半数总部设立在上海,如WE、IG、EDG、皇族等。

在2017年年底时,上海便在“文创50条”中提及“加快建设全球电竞之都”:

 鼓励投资建设电竞赛事场馆,重点支持建设或改建可承办国际顶级电竞赛事的专业场馆1至2个,规划建设若干个特色体验馆。发展电竞产业集聚区,做强本土电竞赛事品牌,支持国际顶级电竞赛事落户。促进电竞比赛、交易、直播、培训发展,加快品牌建设和衍生品市场开发,打造完整生态圈,为国内著名电竞企业落户扎根营造良好环境。

很多分析认为,在北上广深四大城市中,上海的文化产业发展中相对缓慢,而“全球电竞之都”的建设,则是在已有的产业基础上,从产业链下端发力。鼓励电子竞技的发展,上可促进游戏内容的研发和制作,中可加强游戏运营和渠道服务的实力,下可打造优秀健康的游戏内容对接消费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

相比积极拥抱电子竞技产业的上海,北京的措施则更为倾向于电竞产业的供给改革和品牌形象。4月份北京召开的游戏出版工作座谈会上,北京市宣布将构建“一都五中心”发展格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网络游戏创新发展之都”和建立精品网络游戏研发中心、网络游戏新技术应用中心、游戏社会化推进中心、游戏理论研究中心、电子竞技产业品牌中心。其中,“促进品牌建设,建立电子竞技产业品牌中心, 全方位树立北京电竞品牌”将是北京电子竞技发展的重点。

结语

从电子竞技产业现在发展的状态来看,市场主导、商业驱动的电竞更需要夯实的产业基础和市场环境,这包括了竞技游戏的内容版权供给、电竞产品的制作和渠道、电竞场地等硬件设施配套、电竞人才和受众缺一不可。政府的关注和引导从哪一点发力,需要果敢,也需要审慎。

(内容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本期内容

微信号:
chinaamuse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测试
游艺风电玩资讯网版权所有2003-2020 粤ICP备08000737号